你什么时候会突然觉得恶心的室友很可怜?

发布时间:2019-12-21 01:38 作者:admin 浏览数:

我亲手让以前的恶心室友变得可怜了(笑

 

以前,我有两个半夜吵吵闹闹的前室友

一个躺在床上给男朋友打电话打到凌晨两三点睡着,不打电话也会看电视剧或者综艺,外放,还大笑

一个玩游戏一定要开语音,一直从下课玩到凌晨三点

音量就是平时说话的音量,偶尔会激动大喊,在半夜听着真的很刺耳

她们的作息十分规律,一般是深夜睡觉,下午起床,上午的课她们差不多是必修选逃,选修必逃,中午的饭靠室友的送饭上床服务解决

当然,白天她们睡觉的时候是不能开灯的,玩电脑也会被抗议

 

其他毛病比如不爱卫生之类的也有,不过我并不太介意

我对寝室人际关系的要求很低,在我看来寝室就是让我睡觉的地方

别的都好说,但吵到凌晨三点我是真的不能忍

我尝试过我能想到的各种方法:

1.耳塞和眼罩

并没有用,声音太大戴耳塞仍然睡不着

 

2.和她们正常交涉让她们放低音量,

每次态度很好,但没有用(其实就是敷衍)

 

3.用缺乏友善度的语气让她们小点声

有效,实测持续效果可以达到4分56秒之长,反复使用持续时间每次会衰减到原来的7/13(数字是瞎编的,不过差不多就这样)

 

4.给她们买零食带外卖送饮料抄作业叫爸爸请求她们小点声

一概笑纳并答应,但是没有实际作用

 

5.严肃的开寝室卧谈会交流这个问题

“好好好对对对不好意思下次一定不这样”但是没有实际作用

 

6.威胁她们要告诉辅导员

生气,吵架,不了了之

6.5.告诉辅导员

和稀泥,不了了之

6.5.5.申请调换寝室

不了了之

 

以上是我采用过的所有常规方法,然而除了让寝室关系迎来西伯利亚寒流之外并没有任何作用,虽然我并不在意人际关系。

在一开始的半年里,我几乎每一天都是被吵到失眠,等3点左右她们都睡了我才能睡,然后7点靠意志力早起去上课

那时候我每天都顶着黑眼圈,精神恍惚,每天起来都以为回到了高三

我承认我失眠不全怪我室友,我自己本来睡眠质量就不好,

不过这种环境下还能睡好的人应该也不多吧?

 

真正让我决定采取非常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是在大一下学期

具体我已经不想回忆了,总之在经过一些波折后,我被查出中度抑郁障碍(比起重度的患者我这也真的不算什么)

倒也不全怪我室友的吵闹,其实我中学时期就一直怀疑是神经衰弱了

心境上的低落不想再提,

那时候我的心脏似乎也出了一点问题

一开始是每次睡觉被吵醒心跳就加速,这还算正常

但没想到它渐渐加重了

每天凌晨和中午被室友的喊叫声吵醒的时候,就会感觉心脏有强烈的不适感,像是胸腔被重物猛击,心跳时快时慢,感觉天旋地转,有窒息感,感觉拼命吸气却没法汲取氧气,有时候耳边会有蜂鸣声

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有很多次,被吵醒之后我难受得无意识的坐起来蜷成一团,等逐渐恢复正常,浑身都是冷汗

去检查了心脏,并没有问题,是心理作用

尽管我有按时吃草酸艾司西酞普兰,也有按时看心理医生

但症状就是没有消失

在又又又又一次半夜挣扎着坐起来之后,我突然意识到不能这样下去了

我解决不了自己的心理问题,那就干脆去解决掉我的室友(物理意义)

 

当然是不可能下毒放火斩首绞杀电击我的室友的,天地良心,我一次都没这么想过

我只是普通的采取了不那么讲理的方法解决了我的问题

 

对于半夜打游戏的室友,网络自然是很重要的

所以每次我被她们吵醒,都会下床把网线拔下来。

我们是上床下桌,下床还是有点麻烦的(其实也有她不讲卫生把脏衣服全堆在爬梯上的原因)

但我不嫌费事呀,反正被吵醒我挺难受,短时间也睡不着了

她生气,吼我,我一言不发,没法沟通的那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是最不爽的,我知道

反正我本来就睡不好,耗得起

当然,这是个持久战,最激烈的一场战斗,我从0点到3点拔了几十次网线,最后就干脆坐在网线边守株待兔,她说话我就拔(佩服她这样都还能玩游戏)

 

同时,我还单方面的宣布了寝室守则,要求每天11点(学校在这个时间熄灯)后不许发出声音。

恶人做到底,

0点洗澡(并非有特殊原因)的室友被我从外面关了浴室灯

坐在床下打电话的室友被我夺了手机挂电话

躺在床上我就掀被子

就算有暴力冲突我也不怕,早就准备好了干一架(事实上她们没有打我,最多也就是有过推搡,我个子高,没吃亏)

 

我还找到了和室友半夜打电话的男朋友

因为平时她通话时暴露的信息,我推测她男朋友还是比较讲道理的(天地良心我不是有意偷听的),因为她打电话的时候跟男朋友抱怨男朋友声音小,她男朋友似乎是说不想吵到室友,她还生气了说让他和室友过一辈子去

我扮了一次绿茶婊,可怜兮兮的找她男朋友,说他们打电话让我们全寝室都睡不着,其他室友都想孤立她了

事实上她们也确实有矛盾,虽然不是因为她打电话

不过她男朋友信了我的邪,觉得很尴尬,他们似乎还吵架了

 

中间还有很多次小的冲突带过不提,她们也试图和我谈过,但我发现她们毫无诚意之后就拒绝和她们沟通,继续执行我的方法,恶人做到底

她们本来关系很不好(有时候还是因为吵到了彼此睡觉,互相骂对方双标),但有一阵她们倒是还达成了共识一致对抗我

嗯,所以我没几天就把她们的联盟拆了

其实也很简单,我搞了连坐制,晚上有人把我吵醒,我就直接关路由器,谁都上不了网

她们当然一致骂我,但我不接话,后来就互相指责是对方吵,要求对方下床接网(她们都懒)

她们为了报复我,还故意在我睡觉的时候吵,我有时候一整夜睡不着,就干脆在寝室里散步,不开灯也不说话,搞得她们睡觉的时候也很紧张

我们专业有化学实验,能接触到一些有毒的有机试剂,所以有个室友吓得水瓶不离身(其实我也是这样,怕报复)

 

 

最后,她们终于顶不住了,像我投降

其中有一个室友被我搞崩溃了,

可能是因为我半夜睡不着在寝室里到处走的原因,她总是惊醒以为我要害她,所以她睡眠质量也开始下降,而且我虽然在睡觉时间会做极端举动,而且不说话,但白天还是会正常说话,看起来很温和,这个反差让她老以为我是深藏不露的变态杀人狂(大概),

而且另一个室友在她报复我之后会跟我打小报告,搞得她有点紧张

有一天,因为什么小事又起摩擦之后,她终于崩溃了,突然开始大哭,然后就开始道歉,求我别针对她之类的,另一个室友也趁机求和

 

从此天下太平

不仅仅是太平了,她们之后一直都很怕我,甚至有时候会小心翼翼的讨好我

不仅仅是我睡觉她们不敢吱声了,连开关空调都要请示我的意见了

她们是真的欺软怕硬

发现我不是好人之后,反而对我尊重了起来,感觉有点讽刺

 

为什么说她们可怜呢?

因为其中一个室友似乎被我搞出了精神问题

就是崩溃大哭的那个,

从此之后,她开始变得情绪有点不对,有时候寝室的一点小问题就突然开始哭

而且她也开始失眠,有时候还会半夜惊叫坐起(应该是因为之前我半夜在寝室转悠吓出来的毛病)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在午睡,她回寝室没有注意到,直接把空调关了,我听到声音坐起来了

她当时吓得直接把遥控器甩出去了,就像上面有虫子一样

然后开始蹲下哭,边哭边道歉,语无伦次的

直到毕业,她都很怕我

 

我想,如果我的室友玩知乎,

那我大概就是另一个回答里的恶心室友了吧

看了不少寝室关系的问题,

我觉得女生寝室的很多问题都是因为当事人太善良太能忍了

有些事真的是谁更坏,谁更没底线,谁就会赢的

其实寝室里这些破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值一提

但大量这样的小事可是很耗费精力的

如果室友令人恶心,我想忍耐反而才是最耗费精力的

要么跳脱寝室的环境(精神上或者物理上的),完全不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去关注真正有意义的事,

要么就不要怕什么人际关系问题,实在不行像我这样,用鸡飞狗跳的方法解决鸡毛蒜皮的事,室友可以不要脸,可以恶心,你为什么不行?

顺便,我想反驳一些有些人对于抑郁症的看法,

有些人一厢情愿的认为抑郁症患者是一群善良的人,他们只会伤害自己

嗯,我就是个现成的反例,所以不要标签化看人。







~~~~~~~~~~~~~~~~~~~~~~~~~~~~~~~~~~~~~~~~~~~~~~~~~~~~~~~~~~~~~~






 
(责任编辑:admin)
我喜欢
(0)
0%
不喜欢
(0)
0%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喜欢就分享给你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