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 一路收获一路失去

发布时间:2014-01-19 08:52 作者:admin 浏览数:
  小哥来深圳两个月后,电话联系约周六一起聚聚。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激动、惊讶或者欣喜,而是习惯性的先考虑周六有没有工作备注事项,然后才答应,好像仅仅是知道了一件事情,除此没有任何的心理波动。后来,我把它称为非正常淡定。     一段时间疯狂地看《穿普拉达的女王》。一遍又一遍,然后依然跟朋友讲不清楚故事内容。每一遍都看得津津有味,欲罢不能,并且下意识的习惯分析研究人物的性格、心理且以此为趣,想来并不能成为一件浪漫的事情。     KTV里,小哥在唱陈楚生的《有没有人曾告诉你》,包间里的灯光委实不好,于是我一直都看不清他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小哥又戴着厚厚的眼镜,于是我连他的眼神也都看不清。他的这首歌唱得却比陈楚生更让我心疼(ps:小哥,妹子不是夸你)。小哥,10年前你来深圳意欲拼搏描绘你的梦想和10年后你再来深圳的心境有什么不同呢?却终是没有问出口。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在意,在意这座城市的距离。     电影里,米兰达说:我需要10条或者15条CK的裙子。     安迪:什么样的裙子?     米兰达:这种无聊的问题你还是去问别人吧!     哦,女孩,这真是糟糕的开始。     白白在一旁一直教育我:你干嘛这样呀?你怎么不唱歌?也不说话?也不跟人家交流,有必要这么淡定吗?干嘛这么不合群哇?你看看你的脸,谁欠你钱了似的?     要是郑郑在,一定会很认真地对白白说:不是的,你不了解她,她不是故意装的,是已经习惯了这样,这种状态已经是她生活中的一部分了。真的。     遗憾的是,郑郑不在,故我只有向白白翻了个长长的白眼:我自家哥,我爱咋咋。     詹姆森说:当你和亲情越来越远时,你就会得到晋升。     2年多前的一次出差,深圳到广州,一行5人。买好票等在候车厅,霞姐中途去洗手间,而播音恰好提示开始进站。兰姐说走吧,我说:霞姐还没有到哇,等等吧。兰姐说,走吧。然后起身离开。     车上,兰姐问我,这种情况,你会不会等?     我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一定等。     兰姐:如果今天你是我,你会不会等?     我说:我们不赶时间,为什么不等?     兰姐没有多说,也没有问我缘由,只是告诉我一句话:记住,这种情况永远不要等!     彼时,我大概是一脸的委屈。     在心里面不断的否认编排,我才不会像你,这么没有人情,我肯定会等。     彼时,抛开工作,我更愿意与霞姐一起,她热情、善良、亲和,私下里我们玩笑,八卦,冷笑话不断……而我们的兰总淡漠得难以讨好。     1年前,广州会展,出差,一行4人,临出发时倩妞迟到,同事说等会她吧,我说:不等了,告诉她地址,自己搞定。     彼时,大概是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我肯定会等。     彼时,已经跟谁交往都会注意分寸,不过分亲密也不过分疏远,很多事情习惯了看在眼里,不参与评论。     兰姐越来越习惯我,家庭聚会喊着一起,看电影喊着一起,买衣服喊着一起,学英语喊着一起,游泳喊着一起,打球喊着一起,哪里新开了餐馆很好吃也喊着一起。     同事朋友常常调侃我幸运,悄悄向我透露兰姐待我不一般,是几任助理中最好的。我都会回以突然得知的兴奋和谢谢。只是我与兰姐的约会中,我永远都会为自己的消费买单。她请看电影,我请吃饭;她请买东西,我请看电影。抛开工作上的上下级关系,生活中我们更像朋友。我从不在私人时间听从她的我是老板我买单的言论。     施与受一旦不平衡,关系又会多长久呢?     米兰达:艾米莉,你过来一下。     安迪:我是安迪。     米兰达:好的,艾米莉。     我想习惯也许是固执的。     二老板来深圳协助工作,曾经教育过我:不要谁来咨询你都扑上去讲,你要先观察考量,看看对方的衣着呀谈吐哇,不然是无效沟通,还有你怎么也是个总裁助理哇,要适当学着姿态。     彼时,我一脸天真的说:我传播知识。     二老板停了停说:哼,你真可爱。     再也不言。     兰姐说:姑娘,以后你会明白,利益是源动力。     6月份陪兰姐参加一档电视台节目录制,期间,有报刊记者和部分观众过来咨询,此时,我已经学会了很自然的说:麻烦请找后台工作人员。然后离开他们去跟某监制,某主任联络沟通确认后期宣传等相关事宜。也已经习惯从面无表情立刻进入到面带微笑热情饱满的状态。     二老板开始忍不住夸奖我越来越好,开始放下她的担心,也开始给我更多的鼓励,期待着我独当一面。时常要求我去重庆给她的几个助理培训培训。     每每此时,我会说:兰姐姐,您还要多教教我呀。您制定的那几个表格太厉害了,工作起来方便又有效……     二老板:那肯定了啦,我可是流行病统计学出身呀…… (责任编辑:admin)
我喜欢
(0)
0%
不喜欢
(0)
0%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喜欢就分享给你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