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

发布时间:2014-01-14 11:01 作者:admin 浏览数:
 苏诺放下手中的笔,骨节分明的手苍白而透明,纵横遒结的血管潜伏在薄薄的皮肤下,狰狞而讥讽。左手捏起了写了两行字的纸,抖了抖,映着透窗而来的光,苏诺靠在椅子上,侧着头看自己写的这两句话。“我们都是凡人……”他笑着,将手一扬,纸飘落窗外,与一地的纸张混杂在一起。一地苍白的纸映衬着潮湿而昏暗的地面,白得刺眼又嘈杂不堪。      他起身,整衣袖,理衣襟,竹青色的衣服衬着他的皮肤愈发的白。他允许周遭的环境混乱不堪,屋宇可以陈旧,光线可以昏暗,温度可以湿热,笔墨可以粗劣,这些都是可以忽略的事。这些都是外物,他可以无所谓,但他自己,他给自己留的有底线。      他一步一步踱到门前,跨过门槛,穿过长廊,越过石阶,坐在灰暗破旧的石凳上,胳膊向后撑在石桌上,仰头望天。秋日的云一向孤高冷漠,一副难以接近的样子,只有在傍晚的时候会染些暧昧的橘红,显得不那么冷冰冰的,多了一份人气。西南角有几缕青烟,哦,那是隔壁南家人在做饭。他们家一向吃饭很早,吃饭的时候总是能听见他们家大人小孩说话的声音。细细听去,能听到他们家老二在训他家闺女。那个小丫头一向很调皮,整天上蹿下跳的。东南角人影浮动,被单飘飞,那是黎家的老人在收衣服。他们家人有个习惯,在每个有太阳的日子里,都会把衣物拿出来晾晒,有时候是黎家老太,有时候是黎家的儿媳。(伤感故事   www.huajianlei.com)        苏诺收回咯得有些疼的胳膊,揉揉沁泪的眼角,翻开苍白的手掌细看。他手掌很大,纹线很乱,长长短短,零零碎碎,只有三条线很明显。婚姻线细细一条线孤孤零零,事业线断断续续,生命线,唔……他一只手在手心沿着生命线往下滑,然后看见那条线戛然而止在指尖。“呵呵……”他抚摸着那条结束得有些仓促的线,低声轻笑着。双手翻过来,瘦骨嶙峋的手背上,指骨细长,指尖圆润,指节细如削葱,白如细瓷。听说手指细长好看的人适合当官,苏诺是信的。他家的人,不都是这样吗。他本来也是要一辈子走那条路的,不过现在嘛……他将两手并齐,伸直胳膊,在身前比划着,细细地看。“现在,和以后,再也不用了。”三个月前,他丧失了这个资格,也失去了价值。他羸弱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了高强度的工作,也不能长时间的坐着,更不能过多思虑。他不能再给家族创造财富和名誉,以及地位。所以,他自发自觉地搬了出来,在家里人漠视的眼光中,走出了家门,住在了这里。他的东西很少,一些书,几件衣服,一些日用品。他只用一只箱子,总结了自己半辈子的生活。      那天来到这里的时候,天色和今天一样,暮霭沉沉,沉默而缱绻。苏诺觉得在这里挺好的,没有了很多文件要看,没有了乱七八糟的事情要处理,没有了五光十色的脸要面对。每日看看书,写写字,散散步,这样的日子,寂静而安心,很适合他。      黎家老太家的衣服已经收到屋里去了,隔壁南家吃饭的喧哗声越来越盛。苏诺背抵着桌沿,将手搁在腿上,捂着隐隐作痛的膝盖,不再想以前的事情。他很适应现在的生活,自生自灭着,直至有一天能够干净、体面地死去。      他已写好遗言,压在屋子里书桌上的一本书下面。他没有财产要分配,也不用通知家人,他只写了几句话,用来慨括他最后的日子:      我们都是凡人。有人要权利,有人爱财富,有人贪恋美色,有人沉溺亲情。苏诺也是凡人,可我只是缄默。因为我尚不如流云。 (责任编辑:admin)
我喜欢
(0)
0%
不喜欢
(0)
0%

相关文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喜欢就分享给你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