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的思念

发布时间:2013-07-14 11:30 作者: 浏览数:
    

  家有一棵梧桐树,论年龄算是我的兄弟了,它见证了这个家的二十几年的离合悲欢.欢笑哭泣。它的枝繁叶茂,足够一家人乘凉。树色是阴阴的,有月亮的晚上树影斑驳随风而动很是可爱。树干粗壮,中间有一块凹陷(我小时候的杰作)是我给的伤痛。春风暖暖,它长出嫩嫩的芽向我们报告春的到来,夏日炎炎,它早就是一片浓绿伫立成一个屏障。秋夜寒寒,它的叶子随风作响很是美妙。冬雪翩翩,它光秃秃的站在那俨然一个守护神。常听人说梧桐是可以招凤凰的,这棵树算是我们整个家在祈福吧。我的母亲就像这棵树一样隐蔽着整个家。
  
  好景不长,随着母亲的离去,新院落的建立,梧桐也将离开,什么也留不下,唯有思念。
  
  我想是时候写些东西了。这一夜我对着蜡烛回想起我的曾经。记忆里我从小便是一个怯懦之人,小时的我不敢一个人睡,后来为了锻炼我的自立能力,父母便把我独自安排在一间屋里。晚上我从恶梦中惊醒,总会跑到父母的屋子,爬到妈妈身边。妈妈总是轻轻地把我搂在怀中,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叶漂泊的小舟终于停泊在了温馨的港湾,一只受惊的麻雀钻到鸟妈妈怀里,别提多温暖了。可现在只剩下回想了。眼角晶莹的泪珠是对那时的深深怀念。
  
  现在的我只身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寂寞梧桐,锁不尽的深院清秋,长夜漫漫,我的言语又有谁能听懂。
  
  后来我长大了,但胆子还是一样小,甚至不敢爬上自家的房子,不过听妈妈说我是在屋顶上学会走路的,也许是天生骨头软吧!我小时一直很弱,走路都没劲,爸妈就给我买龙牡壮骨颗粒,渐渐地我强壮了起来,早就忘了当时的感觉了,应该很喜欢吧,因为药是甜的。我小时候每年冬天都会冻脸,母亲更是问遍了偏方,每晚都会拿热毛巾给我敷脸,热毛巾的温度我的脸不能承受住,总是咧着嘴,那时母亲的表情现在已经忘却了,总之一定也不好受。后来我在私立上了初中这个病离我而去了,可脸上却留下了一块不明显的疤。这就是印记吧!让我不能忘却。
  
  有人说,子女生下来就是提前透支母亲的生命的,子女没有一盏是省油的灯。我也不例外,我做了许多事让母亲不开心,也许我们到了这个叛逆的年龄,大家都是同龄人,这个你会懂的(generationgap),我们都懂。甚至到母亲走之前我们关系仍不融洽。但,又有哪家母子会是形同陌路人呢?我是爱着母亲的,这种爱在母亲那里会加倍,就像史铁生说的“子女受的苦难在母亲那里是会加倍的”我那时候到了一个似懂事又不懂事的年龄。母亲被查出了患病,我那时不知道这病会那样厉害,把我最亲的人从我身边夺走。(写到这里,会有眼泪)我那时觉得母亲过得很好,不用在忙碌了,是啊!不用了,再也不用了。上天怜悯她在人间的辛苦和病痛,把她召回了身边,可这不公的上天,却把我的天使带走了,你不是说不能陪伴每个孩子所以给每个孩子一个妈吗?我又能如何,最最痛的不是亲人的离去,而是你看着亲人的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
  
  母亲随父亲干了很多小买卖,很多很多,我都记不清,后来母亲被查出病来,就再也没过问过家里的活。我会笑她被死鱼咬破手指,会讨厌她晚上的鼾声。可我却不知道,那是母亲无数个不眠的夜积起来的。呵呵,酸酸一笑,回想起来,自己真的好傻。
  
  我们学校是每个月让回来一次的,每回一次家,妈妈都会换一个样子,再也不见了以前那脸庞。以前是走着去吃饭,后来用人搀着,最后只能喂饭了,我喂过母亲,可我太笨了,每次都不会让母亲满意,可母亲总会对着我笑。我想以前她喂我吃饭也是这个样子吧。渐渐的母亲只能躺着或者坐着了。总能看到爸爸为妈妈洗头洗脸,我也想试试看我要为母亲做点什么。
  
  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是在一次回家,那时父亲不在家妈妈在接电话,无奈力不从心,电话掉了下来。母亲见我回来,先是挣扎着挤出一个最为平和的微笑,无奈她不能自控,接着就是哭,我冲了过去,母子相拥而泣,你能够感觉到,感伤,悲痛?这些都不是它的形容词。后来我问母亲洗了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后来我便去了学校。不对,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是在网上,那时手上钱不够了,在网上和爸爸开视频,妈妈坐在旁边叔叔也在,爸爸去取东西,我让叔叔把耳麦戴到母亲头上,可母亲死活不肯,那时妈妈的脸色我不能形容,我想她是肯定想和我说话的,因为在我走的时候,她像是在开玩笑的说:“浩,让你爸出去干活吧,你别去学校了,你在家守着妈妈。”我也玩笑似的答应了。可我们都知道这...不可能的。可谁知这一别竟是死别。(伤感心情   www.huajianlei.com)

 

  
  我永远也不会忘了那一天,就是那一天,天阴沉沉的,上着枯燥的生物课,姨姨过来叫我,说是家里出了点事。我知道不幸肯定发生了。在路上,我问接我的哥哥,出什么事了,哥哥说他也不清楚。我脑子很乱了,想象着生死诀别。可是到了家中,上天竟不给我诀别的机会。门口挂着招魂的幡,舅舅站在门口,含泪向我说一声,再去看看你妈妈吧!冲进屋里,看到妈妈安静地躺在那里,没有了往日的痛苦。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真正的痛是无声的。接下来的事情不想再说了,怕伤心。
  
  后来家里要盖新房了,那棵梧桐也要被砍倒了,我就呆坐在这校园,点一支烛,这个跳动的精灵好像听懂了我的言语,不然他为何会流泪呢。不到这一刻你永远也不会体会乡愁是一方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里头。
  
  所以就在这时,我冒出了要写一篇文章来,一直怕自己手笨,不能写好,可又想想,只是写一写自己的思念又有何妨,所以直到拖到现在才提笔。树的贡献我这枝笨笔写不出九牛之一毛。但我会写了下来,它不是写在秋天里的思念。而是儿子对妈永恒的怀念。
  
  


(责任编辑:admin)
我喜欢
(0)
0%
不喜欢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