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你冷 添笔画笑脸

发布时间:2013-07-22 22:35 作者: 浏览数:
    

  (一)
  
  流年是什么?是一叶孤舟留恋远方的风景?
  
  流年渐深,深深发现有太多太多的身不由己。曾经拼了命想要的如今根本不值一提,曾经不需要懂的却因懂得太多而毫无意义作废。
  
  所谓的梦想就是不断地流浪;所谓的流年,原来是一直飘零。
  
  (二)
  
  那一年,你从白雪茫茫的冬天走过,一个回眸,一个转身,便成永远。永远,其实,很远......
  
  弹指一别,杳无音信。一个施放绮梦于你的人,又将这梦亲手抛弃,独自离开。
  
  与你绾结春梦的人,因为梦,离开;因为你,走远。
  
  异乡终是一杯无法端起的苦酒,一条无法跨越的长河。无亲友诉衷肠,无亲人话家常。虽见过无数张美丽的容颜,到底还是冰冷的陌生。
  
  熟悉的已遥远,难受的还在重演。
  
  我浩歌长林,坐拥孤岛,掩去一切,你终不知我的生死。毁了春梦再不敢做梦的人,辜负了你,最终无法原谅的还是自己。
  
  (三)
  
  有人说:大多的女子往往无法忘记那个让他流泪的人却往往留在一个让他笑的人身边。
  
  惟愿今生留在你身边的人,恰恰不在你身边。一路蹒跚踉跄漂泊。繁华如锦的年华,嫁接着灰色的命运。
  
  如今,与你执手的是那个让你欢笑自如的人吗?想必他不会像我这般木讷无趣,明明想你想得心乱如麻失了生机还偏说不想,明明看到你晶莹的泪珠在眼中打圈也不会逗你一笑,只知傻傻地去买你喜欢吃的东西。想来他也不会成天枯燥对你唠叨,工作累了早点回家休息,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勉强硬撑吧。
  
  很久很久没有联系了,已找不到联系的理由;很久很久不说了,已经无话可说;很久很久没有提起了,想起,却还是坐立不安。思无聊,睡也无聊,梦中何曾到画桥?雨也飘飘,叶亦萧萧,似梦非梦倍受煎熬。
  
  好想岁月能重新设局,让你我重聚,少些冈雨的潮湿。
  
  如今我是一个拿着地图也找不着方向去寻你的人,而你依然还留在那个雪飞蝶舞的冬天,赫然在前,触目惊心。
  
  不是不想见,再也不能见。
  
  永远,到底有多远?
  
  (四)
  
  行走在回忆中的人,原是没有心的。没有心的人却往往最能与过去和睦相处。
  
  床头的案几,秃笔无数,不忍舍弃,只怕岁月就此斑驳将你乘机老去。
  
  每念,风起;落笔,花落,不让它湿眼。
  
  我不是一个善于织梦的人,为何残梦不醒;我不是一个能把春色深化成繁愁的人,为何花开花落每会红了眼?
  
  缘分,到底敌不过一朵花开的时间。花开,片刻向晴;花落,不争朝夕,瞬息凋零。
  
  浪迹于俗世,为了所谓的理想,风里雨里劈荆斩棘。很少念及肉身。前日行走于闹市,猛然间头痛,晕倒。天地俱黑,恍惚之中,深知生必然死的律则。生命于宇宙倏忽而已。倘若某天真的客死它乡,这种无人问津,无人能识的尴尬是否算是一桩“寻人启事”的悲剧?(伤感爱情散文  www.huajianlei.com) 
  
  晕眩刹那,清醒明白你那憔悴的身姿摇曳的是永远无法的预知迷茫,你,依然是我今生无法解答的忧伤。
  
  也不知过了多久,睁开眼,周围全是陌生人,借着路边衬物,把自己扶起,重见天日,一切如初,原地飞逝,心痛欲裂,幡然惊觉,生与死原来也是须臾之间的事情,而情对于生命的厚重,必将以死为归依吗?
  
  悲欢离合的现实,太过复杂,请许我一杯清茶,容我在花落的时候寻你。
  
  我想这世间,除了一息尚存,还有情,必存久远。
  
  茶虽凉,我将就着灵魂的孤灯把你温习。
  
  怕你冷,添笔画笑脸。
  
  QQ:443067959
  
  


(责任编辑:admin)
我喜欢
(0)
0%
不喜欢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