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消失

发布时间:2021-11-23 08:10 作者:admin 浏览数:

大学时期的短篇小说,主人翁是一位敏感、脆弱、不争气又有些孝顺的小人物。旧文更新,主要是为了留作纪念。

 

作者舒生,一直在跋涉的文字匠,终身写作践行者,自媒体〖读书人的精神家园〗主编,苏格拉底和王阳明思想学说研究者。


 

短篇小说:浪

浪子的消失

 

  • 蚂蚁是低等动物,但常常是它到了家舒舒服服,你却还没有归宿。——欧?亨利《心理分析与摩天大楼》

 

浪子本名不叫浪子,而叫邬大江,浪子是他的绰号。

 

邬大江这个名字除了在他老家的村子里为人知道外,再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真名了;而他自己对邬大江这个名字也绝口不提,除了需要身份验证外。

 

从他踏上打工之路起,浪子就成了他的代名词。而他在流浪了十二年之后,也竟成了名副其实的浪子,可见他的一个曾一起混了三年,大家都认为“抢了他老婆”的堂兄给他起的绰号并非空穴来风。

 

他今年二十九,离孔夫子说的“而立之际”也只差了一年,按他们那一带算虚岁的话则到了。

 

他流浪了十二年,但不是人们臆想的流浪那么潇洒,或者像那些富家公子们那样游山玩水,饱享人间幸福。他的流浪就是没找到适合他缠缠绵绵的、娘们式的身体能承受的工作。

 

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工,他的不幸就在于他没有农民工壮实的身躯,而他的“智商”又不适合一切需要动脑经的工作,所以他在一地总呆三两个月,最多半年就想到别处“碰碰运气”。

 

十二年过去了他还是晦气得没找到一份既适合他身体又适合他“智商”的工作。

 

尽管两手空空,去年他还是回家过年了。十二年间不曾回家,晚上躺在老家幽暗的床板上,他下了一个决心,即来年农历八月下旬挣钱回来给他爷办六十大寿。平日里他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可这件事他想得很果断。主意已打定,绝不更改。

 

“你已经二十九了,……”父母一这样开头说话他的眼眶便变得湿湿的。他是家里的老幺,到了这个年头老两口也不再指望他给他们寄钱来。他们唯一的希望是他能给他们找个幺儿媳妇。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况且人家村里同龄小伙孩子都有四五个了,你连女友都没有,成何体统……”老两口心里虽这样想,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老幺回来打理家务很是勤快,不好意思数落他。何况即使二十九了,我们的浪子还是一张娃娃脸,一说话就泛出红晕。这样他们只能心里骂他不行。

 

话说他在家里过了年,呆了半个月便去了福建莆田的一个小镇上。他的工作是在一建筑场地为砖工担搅拌好的泥浆,他以前干过这行,但往往干了三十四天就干不下去了。但这次不同,每当想要放弃的时候,他脑际便浮现出老迈父母的形象来驱赶疲劳,这样就增加了他坚持做下去的动力。

 

(责任编辑:admin)

我喜欢
(0)
0%
不喜欢
(0)
0%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喜欢就分享给你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