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无名的来信

发布时间:2021-11-16 13:25 作者:admin 浏览数:

 

作者舒生,一直在跋涉的文字匠,终身写作践行者,自媒体〖读书人的精神家园〗主编,苏格拉底和王阳明思想学说研究者。

 

无名的来信

马新宇老师可算是寿终正寝了。

虽然不见得他大红大紫,也没有那些声名显赫的人物那样富于传奇,但他的一生是宁静的一生,是安稳实在的一生。

没有子嗣,也没有什么亲人。村里唯一的单身汉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走了。在他临终之前甚至都没有呻吟一声。

他的葬礼上只见到些不了解他的村民和他教过但都没有多大出息且早已拖儿带女的学生。

在他的葬礼上,村长吹嘘说马老师如何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那真是一派胡言。为什么呢?事实上马老师的德行未必如一些人臆想的那么高尚,这方面他其实再普通不过了。

别人担忧的柴米油盐他也担忧,别人贪生怕死他也怕,不同的是在遇到什么困难时,他能镇定自若。说望重则纯属无稽之谈,他哪有什么名望,作为一介民办教师,不过是村民见他恪守尽责而愿在路上碰面主动跟他打招呼罢了。此外村民还以什么方式表达过他们的感激之情呢?实在是没有了。这些人只觉得他比一般的民办教师好一点罢了,况且他们心中虽也巴望子女成才,但在子女的教育费面前吝啬到了家。

说马老师桃李满天下,怕是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也感到惭愧吧。从他二十二岁起一直到他古稀退休,这四十八年间他培养的学生考上县立中学的不过百来人;上了高中又考了大学的,不到二十人。这样的业绩,怎么算是桃李满天下呢?

所以说马老师实在是一名普通的民办教师。但他在学生们心中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他教过的学生几乎没有不喜欢他的,因为与其他老师相比,学生觉得马老师关心他们,贴体他们,从不打骂他们;而且马老师更乐意与学生一起体验生活,愿意倾听他们内心的感受;愿与他们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马老师的关怀使这些缺乏爱的学生马上就从心里依恋上了他。

最让他们动心的是马老师脸上一直挂着和蔼的笑容,他年轻时有些女学生甚至对他动了春心。可他对女人的事绝口不提。不知是不识好歹呢还是心有所属,对于一切女性明里暗里送来的暧昧眼神他都置若罔闻,不曾理睬;这让村民们无法想通其中的原由。

因此关于他未婚理由的流言村里就有了很多版本。这里我就不打算深究下去。

我这里要讲的是别的。

马老师那张慈祥而温和的笑脸是何时挂在学生心上的呢?相信这也是大家关注的问题。由于逝者已矣,我们无法考证马老师转变的真相,但在阅读了一封“无名的来信”后,他就变得慈祥和蔼了。

前面说过,马老师二十二岁就当了民办教师。这对大西南最穷困的村民来讲,那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他们打心眼羡慕有这样一份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对马老师来讲却不是什么好工作,他到这村子教书全是“文革”的缘故。他原来的理想是当个作家。

之前他爱文学一如爱命,这毫不夸张,他从县里下放到这里的路上就写了短篇,题目叫《我的命运》(内容恕不奉告,毕竟这个短篇不打算面面俱到)。三个多小时的路程就写了个近万字的短篇,这难道不是天才作家吗?并不是。 (责任编辑:admin)

我喜欢
(0)
0%
不喜欢
(0)
0%